文章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著作课题>以我努力 换您微笑——于保法和癌症治疗的生命文化

以我努力 换您微笑——于保法和癌症治疗的生命文化

发布时间:2015-02-10 点击数:2280

以我努力 换您微笑——于保法和癌症治疗的生命文化


    癌症对我来说,是疮疤,是泪痕,是耻辱……
    谁和患者过不去  我就和谁过不去
    患者所想,就是我们的工作
一、我忘不了我的故土
    1996年,美国著名的Salk医学研究所,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一名中国青年正在来回的踱步,他的桌子上面放着的是每一个留学生梦寐以求的美国通行证——绿卡。
    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后,于保法已经在肿瘤研究领域小有名气了,一些研究成果也上了美国的肿瘤时报上。1990年2月,他接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的邀请,邀请他去做博士后    研究,主攻抗癌药物及癌症治疗。正是这个邀请,改变了于保法的一生,促进了一种新的抗癌疗法的诞生,更改变了千万肿瘤患者的命运。
在美国留学研究期间,于保法将全部的精力投入了研究中,渴了在实验室中喝口水,饿了就在实验室中啃两口面包,常常是整夜整夜的研究,晚了睡在实验室的地板上,为了取得第一手的资料,他还经常在自己的身上做实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世界癌症第89届年会上,他创造性地提出了肿瘤治疗的全新理念——应用肿瘤自身作为肿瘤药物载体的“缓释库疗法”。“缓释库”疗法改变了传统的肿瘤用药途径,其理论性、实用性、可操作性以及广阔的应用前景都大大超过了传统的肿瘤治疗方法。这个崭新的疗法就是在B超、模拟机或者CT等影像设备的准确引导下经过与皮肤的直接穿刺,将特制的缓释剂与特制的中西医药结合研制的药物互相配伍直接注入肿瘤组织内部,是利用药物载体技术与数种药物——有西药,也有中药巧妙地藕连,形成整合药力,直接地、最小距离地、迅速地杀死肿瘤组织内的癌细胞。并且将高浓度的药物库存其中,然后,药物缓慢地向肿瘤周围释放,杀死残存的癌细胞。他作过严密的实验,如此以来,可以提高药物效力27倍。而且,由于注射的药物迅速凝固,不会参与血液循环,因此,几乎没有明显的毒副作用。2004年“缓释库疗法”获得了美国专利,2006年获得中国专利。
    美国人还是世界上最识货的人群,虽然于保法仅仅是在癌症年会上提出了一个新的理论,就在美国医学界、媒体和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反响。一个月内,几乎所有的美国重要媒体都在重要位置对于保法的“缓释库疗法”作了显要的报道,最权威的美国肿瘤杂志也向于保法发出了约稿函,希望他就这个问题“专治力作”。不久,就有好几家实力雄厚的研究机构和医院向于保法作出了条件优厚、吸引力很强的加盟信号。美国人更是主动为于保法办理了绿卡。此时,每一个人都认为于保法会顺水推舟,留在美国,依托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完成自己更深一步的研究。可是一个人却隐隐感到了一丝忧虑,这个人就是于保法的导师Sara,她太了解自己的这位高足了,她知道他就像是一只候鸟,虽然现在暂时住在美国,可是他的心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家乡对祖国的思念,他不属于美国,而是属于大洋彼岸的中国。
    果然,金钱、名誉、地位并没有使得于保法动心,他主动放弃了在美国拥有的一切,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忘不了我的祖国”,他选择了继续艰辛的一种方式:回国建自己的肿瘤医院。
二、我要在母亲被夺去生命的地方征服癌症
    于保法怀揣梦想初次踏上阔别了数年的祖国的国土,像一只候鸟,把在异域练就的功夫统统带了回来。甚至,想把世界上的所有知识都给带回来。
于保法回来了。
    昔日的同学、好友得知他在肿瘤研究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都因此感到骄傲和自豪,并纷纷猜测着,估计他肯定会选择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去开创一番事业。因为凭他的实力,用两三年时间拼杀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同时,更有一些大医院愿意出高薪聘请他。
    于保法却不为所动,对同学、朋友们说:“我不想去北京或上海发展,更没有应聘进某家医院的打算。我想回我的老家,东平农村建一座肿瘤医院。”
    同学、朋友都以为于保法开玩笑。但看他的表情,又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一个要好的同学就问他,说保法你不是发烧说胡话吧,回农村?那儿那么穷,那你不死定了!
    于保法不置可否。
    结束了回国后最初几天的拜访亲友,于保法真的回了老家东平。
    于保法为什么要选择东平作为自己事业的起点呢?我们的目光还要回到那个特殊的年代,于保法的父亲被打成“反革命”,一家人从济南下放到东平夏谢四村。这一年,于保法8岁。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家里的一切都压在了母亲那瘦弱的肩膀上。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所有的担子都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农忙时,依然下地劳动,挣工分,晚上,再帮别人做些针线活,换回点儿地瓜干。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于保法姐弟俩放了学就抢着帮母亲做饭,料理家务。
    生活越来越艰难。到了冬天,于保法家开始断炊,上顿不接下顿了。
    这时候,母亲开始靠帮别人缝缝补补,做些针线活换点食物,维持生计……
    生活的磨难咬咬牙,就挺过去了,而心灵的颠簸往往使人无法承受。此后不久,于保法的母亲又忽然患上宫颈癌,贫病交加,13岁的于保法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母亲发病后他借了一辆地排车,拉着母亲去乡医院。遇到上坡,拉不上去,他就坐在地上,面朝地排车,手抓车把、脚撑地,一点点地往上挪。一边挪一边喊后边推车的姐姐:“你使劲呀、使劲呀……”
    穷人命硬,没想到母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出院后母亲要去给别人做针线活,于保法说什么不同意。非要辍学不可,想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母亲。母亲很坚决:除非我死了,管不着你了。否则,你就去念书。
    说到这儿,于保法双目潮湿了。他说母亲有时被病痛折磨得直呻吟,那时候他最大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当一名医生,他说那时学习不是为自己学的,就是为了母亲……
    1977年恢复高考,已经干了两年理发匠的于保法考进了滨州医学院。
    在滨州医学院四年的学习生活,于保法一直名列前茅。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山东省肿瘤研究所工作,不久,又被派往中国医学院肿瘤医院放射科进修,后又考取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的研究生。
    就在他研修最忙的时候,母亲又一次患上了癌症,是食道癌。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知识和办法,还是没有挽留住母亲。
    母亲走了,乡亲们都知道,他有一个研究肿瘤的专家儿子(乡亲们认为读研究生就是专家了)。
    在母亲的追悼会上,于保法没有流一滴泪。哭有什么用呢?就像姐姐当年闹着吃好的一样,现在能哭回母亲吗?
    安葬了母亲,于保法对癌症的研究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为了研究,他经常在自己身上打针做实验,以致于经常性地浑身浮肿,并伴有各种不良反应。
    协和肿瘤医院的同事觉得他可能是因母亲的病逝受到刺激,钻牛角尖了,劝他别那么疯狂,调整一下自己再做研究,他说:“我的母亲被癌症夺去了生命,身为一个肿瘤研究者,你说我会是什么感受?我们也该拿出足够的时间来探究一下,我们为什么总被癌症屠杀,却对它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我们做的还太少。”
    于保法常在梦中惊醒:他又梦见自己身穿白大褂,推着患病的母亲去做检查的场景了。医院的走廊那么长,他推母亲走啊,走啊,老是走不到头。走廊两侧有那么多的人,他们都盯着他,还对他指指点点。他都不敢抬头看他们,身为一个医生,身为一个研究癌症的医生,连自己母亲的病都治不了,还算是什么医生啊!
    走累了,还看不到化验室的门。这时一群面目狰狞的人纷纷围上来指责他,无休止的指责、指责,他忽然失去控制,大吼一声,走开——!
    惊醒了,出一身冷汗。
    于保法说自从母亲过世后,他曾无数次地重复过类似的梦境。他说,癌症对我来说,是疮疤,是泪痕,是耻辱……当癌症是灾难时,它什么都是。这,也许就他日后一直没有放弃癌症研究和治疗的原因吧。
    在父母的坟前,于保法长久地跪了下去。面对父母的亡灵,他这只羽翼渐丰的候鸟在心中默默地发下了誓言: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一定要做一个最好的医生,决不再会让自己面对癌症患者时,有心无力,留有遗憾。
    1998年,他在东平开办了国内第一家留学生开办的肿瘤专科医院,用自己在美国学到的知识和研究的成果救治自己的父老乡亲,几年的时间先后为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俄罗斯、香港、澳门、台湾、大陆等数千余名国内外肿瘤患者进行缓释库治疗,创造了生命的奇迹。为了满足更多肿瘤病人的治疗需求,2003年他又在威海石岛创办了威海石岛肿瘤医院,2004年在济南创办了济南保法肿瘤医院。
三、将生命文化、生命关怀融入癌症的治疗之中
    经历过癌魔夺走母亲生命的痛苦的于保法深深的知道肿瘤患者和家属的痛苦和无奈,所以在建院开始就十分注重将生命关怀、人文治疗融入到癌症的治疗之中,下面几个小的故事可以见其一斑。        1孩子,谢谢你了——以我努力  换您微笑
    于保法教授在建院伊始就十分注重对医护人员服务意识的培养,提出了“以我努力、换您微笑”的服务理念,并以身作则。医院在工作中总结出了“微笑多一点、动作快一点、治疗精一点、嘴巴甜一点、护理细一点、脑筋活一点、说话轻一点、胆量大一点、脾气小一点、理由少一点、服务全一点、缺点您提点”的“保法医疗服务十二点”、“对待患者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般的火热、对待歪风邪气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癌症要像冬天般的冷酷无情”的“新雷锋精神”等服务准则,使医护人员在治疗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服务,不仅仅是要把患者的病治好,还要让患者舒舒心心地把病治好。并提出“患者永远是对的”,完全改变了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医院门难进、脸难看的作风,真正把患者当作上帝,患者来到这里,感受到的是和其他医院截然不同的服务,真正让患者感觉到家的温馨,不是家,胜过家。所有的医护人员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有一次,于保法教授在走廊里遇见一位农村老大娘,她劈头就问:“你是于保法?”口气很不客气,于保法楞了,说:“我就是。” 老大娘又以命令的语气说:“他们都说你病看得好,我不舒服了,你给我看看病。”于教授当时非常忙,但还是耐心地为老人检查了身体。后来老人住院治疗,把多年的陈疾一扫而光,在住院期间,医护人员贴心的照顾,让老人感动不已。出院时,老人拉着于教授的手说:“孩子,谢谢你了。”出院后老人家逢人就说:“保法他们这些孩子厚道,对我比儿女还要亲。”像这样的例子,在保法医疗不胜枚举,保法医疗服务观念已深入医护人员的心里,为患者服务已成为他们工作中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2谁和患者过不去  我就和谁过不去
    万女士自幼丧父,是母亲一手把她拉扯大的。母亲又当妈又当爸,为了自己付出了很多,所以万女士对母亲的亲情和感激之情和一般的子女相比,更深厚了许多。成家以后,万女士把母亲接来和自己同住,把老人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她是想让老人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以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
    母亲60岁那年,诊断出了癌症。万女士陪着母亲到各大医院看病,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痛和放疗、化疗带来的副作用把老人折磨得更加虚弱。看着母亲一天天消瘦下去,身体精神也大不如从前,万女士心急如焚,有没有不用放疗和化疗的方法呀。
    经朋友介绍,万女士带老人来到保法肿瘤医院,接受“高科技缓释库技术”治疗,按照以往的经验,为了保证母亲得到最好的治疗,在给母亲做治疗前,万女士想把主治医生和相关人员请出来吃个饭,请他们尽心尽力治好母亲的病。她请了一圈,结果都被婉言谢绝,万女士着急了,医院病人这么多,医生能照顾得过来吗?看着万女士心焦的样子,主治大夫安慰她说:“你的心意我们都明白,就放心吧,大家都有父母嘛,相信我们会做好的。”
    母亲顺利地做完4次治疗,身体日渐好转了,体重增加了,精神状态也好了,生活自理,还能做些锻炼,万女士心里十分高兴,心里对医护人员充满了感激。2个月后,要出院了,万女士又一次找到为母亲治疗的医护人员,非要请他们吃饭,又一次被谢绝了。一心想报答恩人的万女士准备了几个红包,私下送给他们,以表心意,结果又被拒绝了。
    主治大夫对万女士解释说:“在我们医院,患者是上帝。医护人员为患者尽心治疗是本分。于院长经常教育医护人员要讲医德,有医德才能做个好的医护人员,才能做出个好的医院。并制定了严格的制度,这些制度的作用就保证于教授的话——谁和患者过不去,我就和谁过不去。有了这些措施,并严格按照制度办事,就杜绝了吃请收红包、给患者出难题和看人治病的问题。”
    3患者所想,就是我们的工作
    患者曹某是省城一家国营企业的中层干部,夫妻俩十分恩爱,家庭收入丰厚,有一个宝贝儿子,双方的父母退休在家安享晚年,兄弟姐妹也都事业有成。这是一个让许多人羡慕不已的幸福之家。然而,2000年10月,癌症的到来,让这个家庭沉入了深渊。
    从此,夫妻俩开始奔波在全国各大医院之间,放疗、化疗、中药、热疗,甚至各种偏方,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们就抱着一百分的期望去尝试。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多年的积蓄慢慢耗尽,家里值钱的东西也变卖一空,一家人在生存线上挣扎。双方的父母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兄弟姐妹们在来看他们的时候偷偷地把钱放在他们容易看得见的地方后悄悄离去,单位领导发动职工为他们捐款救急,可是,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总也填不满的无底洞呀。
    有一次,曹先生看着妻子因操劳过度而苍老了许多的面容,和头上过早生出的华发,心里十分不忍,就对妻子说:“咱们不治了,花了这么多钱也不见效,我也不愿意再拖累你们了,我不能给你们娘俩儿留下一身债,让你们以后日子没法过呀。”妻子听了这话心如刀搅,泪如雨下,哭着对丈夫说:“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只要有一点希望,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给你治病,孩子不能没有爸爸,这个家也不能没有你呀。”说完后夫妻两人抱头痛哭。
    一个偶然的机会,妻子从一个同事那里得到了一本《金色命门》,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感觉于保法教授的“高科技缓释库技术”对丈夫的病会有帮助,就拿给丈夫看,曹先生不以为然,大医院治不了,小医院能行吗?但在妻子的劝说下,他还是同意到保法医院试一下。
在保法医院,医生为曹先生做了全面检查,明确表示可以治疗,并很快制定出一个整合医疗方案。医生把这个方案交给夫妻俩看,夫妻俩心里开始打鼓,从没听说过整合医疗,这得多少钱呀,可又不好    去问医生,最后咬咬牙,同意接受治疗,让医生治疗吧,最多再增加几万块的债务。 
    疗效是显著的,很快曹先生就要出院了。出院前,妻子回家求亲告友筹集了5万元,去办理出院手续,护士陪着她办完出院手续,她拿出钱来准备交款。护士笑了:“你们的押金还没用完呐。”2万元的押金没用完?妻子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走了那么多地方,花了那么多钱没治好的病,不到2万元就治好了?妻子奇怪了:“进口药物很贵的呀,他的疗效那么好,你们不会没使用进口药物吧?”护士笑吟吟地说:“大姐,您可别迷信进口药物,我们院长是从美国回来的,哪个药物疗效好坏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说呀,进口药物和国产药物一样用,效果没什么不同,可到了费用上就不一样了,用进口药物得多花好多钱呢。我们院长说,好多病人来咱们这里以前,已经为治病花了很多钱了,而且他们出院后还要继续服药,还要生活,多不容易呀。所以,只要是国内有的药物咱们就使用国产药,尽量让病人少花钱。所以您的钱就花得少了呀。”
    妻子含泪接过退回的押金,回想这几年为治好丈夫的病付出的精力、人力、物力、财力和遭受的精神上的折磨,一股暖流由心底涌起,“医者父母心”,这句古话在保法肿瘤医院让她有了切身的体会,出院时,她看见医院墙上“患者所想,就是我们的工作”的标语,发自肺腑地说:“‘保法人’说到做到,真的是处处为患者着想。”
    上面的点点滴滴,正是在肿瘤治疗的过程中最容易被医生忽略的,但这对患者的治疗信心和治疗效果又有极大的影响。肿瘤治疗中的生命文化、人文关怀,不正是治疗中始终将病人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来对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