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著作课题>陈刚毅抗癌的“工作疗法”

陈刚毅抗癌的“工作疗法”

发布时间:2015-02-10 点击数:760

陈刚毅抗癌的“工作疗法”

    面对突如其来的癌症病魔,陈刚毅没有退缩。他以健康、乐观的心态勇敢地迎接挑战,用一种特殊的“工作疗法”配合治疗。如今,他已安全度过手术后的两年危险期,生命又现新的活力。
一、遭受癌魔突然袭击
    2004年春节,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陈刚毅从西藏角笼坝大桥工地回到武汉,肚子时常疼痛难忍,便到医院检查身体,发现已患结肠癌。这一诊断犹如晴天霹雳,把他“炸”懵了。
    1963年,陈刚毅出生在鄂南山区农村。就读湖北交通学校时,刚过20岁的他个头不高,长得却结结实实,是班足球队的队员;放假回到家里,也是个壮劳力,插秧、割谷、挑土等农活都干。
    他和同事从武汉赴西藏角笼坝,必须翻越海拔4200多米的白马雪山。由于山路弯道较多,加上高海拔,四位同事反应都很强烈,但陈刚毅体质好,没什么不良状况。
    角笼坝大桥是当年交通部的重点援藏项目,委托湖北省交通厅负责建设管理,陈刚毅被任命为项目法人代表。2003年4月7日,角笼坝大桥项目办5名成员从武汉启程飞赴拉萨,开始赶制工程招标文件和审查设计方案。项目办大都是刚刚大学毕业、缺乏实践经验的年轻人,千斤重担压在陈刚毅一人身上。他日夜伏案赶编招标文件,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实在支撑不住了,就以浓茶和香烟提神。睡眠严重不足、极度疲劳加上强烈的高原反应,使他吃饭没有胃口,只能用白开水泡点米饭勉强咽下,营养严重不足,40天内竟瘦了10多斤。
    大桥项目办在工地附近租用了四海香酒店的三楼作办公室,但并未就近在酒店“搭伙”,而是自己开了厨房,平时要到百公里外的芒康县城买菜,因土豆好存放,陈刚毅和他的同事们吃得最多的就是土豆。
二、“工作疗法”产生奇效
    2004年2月25日,陈刚毅做了肿瘤切除手术。术后化疗,他躺在病床上,仍念念不忘那座还没有完工的角笼坝大桥,一次次梦回大桥工地。
    由于手术比较成功,陈刚毅身体恢复较快,做完一次化疗后,他在妻子的陪护下,又踏上了去西藏角笼坝工地的遥远路途。在10个月内的7次化疗期间,陈刚毅先后4次进藏。经过手术、化疗后,他的体质差多了,高原反应明显而强烈,他经历了严峻的生死考验。他明知化疗后翻越白马雪山的危险,却并没放弃进西藏的念头。第四次进藏时,正是冬天,雪山上氧气稀薄,山路结冰,车行缓慢,翻越白马雪山,他吸完了近5瓶氧气。
    来到魂牵梦绕的角笼坝大桥工地,他好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故人。高山、蓝天、白云,澜沧江清澈的江水和身边淳朴的藏族朋友,仿佛都对他那么情深意切,使他干劲倍增,忘记自己还是一名重症在身的人。他一到工地,施工单位就送来了积压的工程计量资料,可他连拿笔的力气都没有。他坐一会儿,喝口水,喘口气,坚持计算审核。半夜里,他迷迷糊糊睡不着觉,有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但他却甘愿忍受这种折磨。
    妻子毛细安最懂他的内心:“大桥比他的命更重要,不把大桥建成,他死不瞑目。” 
    陈刚毅却平静地说:“对于癌症,工作是一种最好的精神疗法。到工地投入工作,我一下子回到了原来的精神状态,心情好多了。” 
    大桥锚塞体浇灌技术要求高,既要控制混凝土的温度,还要保证昼夜浇灌不间断,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为了保证灌溉质量,化疗后第三次进藏的陈刚毅把行李搬到了施工现场,日夜“督阵”。当时,工地一天有10个小时在刮大风,而他身体虚弱,特别怕冷,同事们劝他回驻地休息,他却坚守着,一直到浇灌结束。
    对角笼坝大桥,陈刚毅有一份特殊的感情,他把大桥看作自己的孩子。他忘我工作,完全忘却了自己的病痛,却为这个孩子的每一个进步而喜悦,而这个钢铁之躯的每一次成功都能够为他起到“疗伤”的奇特效果。
    角笼坝大桥竣工后,他说,每看一眼飞卧在深山中的大桥,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女儿笑着跑向自己怀里,感到无比幸福和欣慰。
三、快乐永远在工作中
    角笼坝大桥建成了,陈刚毅如释重负,但他并未感到自己的事业就此画上了句号,他依然想着工作,依然念着修路架桥的事业。
    自从得了癌症后,陈刚毅把事业看得更重了。他说:“我在生死路上走了一遭,对名利和官位看得更淡了,但我更真切地感到,没有事业支撑,生命就毫无意义。贡献在岗位上,快乐在工作中。” 
    从西藏回到武汉后,设计院院长姜友生等领导对他的生活十分关心,考虑到他为设计院做出的贡献和身体状况,准备让他担任行政领导职务。陈刚毅听后连连摇头:“院长,我喜欢修路架桥,还是让我干老本行吧。” 
    2005年12月,陈刚毅被任命为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审核室高级工程师,负责审查工程设计图纸的设计方案是否正确,结构是否安全,为设计图纸把最后一道关。这个新的岗位工作量不大,但责任重,技术性强,既有利于陈刚毅发挥工作特长,又便利他养病。对设计院领导的良苦用心,陈刚毅十分感激,但他并不满足于长期在这个岗位上待下去。
    在陈刚毅卧室的书架上,放着一块从角笼坝大桥下捡回来的石头。望着它,陈刚毅对抗击癌病、恢复健康充满信心。他说:“等到有一天身体完全康复了,我还要到工程建设一线去修路架桥。”
(转引《新华网》)